2015年9月12日 星期六

悲壯抗日史 Heroically tragic anti-Japanese history

 
【悲壯抗日史 ☞ 二十世紀台灣最大規模的戰役】

❦❧ 正視歷史 ☞ 我們不要戰爭,同時,也不要媚日或仇日,因為,這都不是成熟的心態!

    不論“日治時代”還是“日據時代”,都無法正確表達日本在台灣地區的無量犯行於萬一。
    比較接近事實的名稱應該叫作:「“日本殖民”的統治時代」是為中肯!

    雖然,“日本殖民”的受害者及其親人早已被台灣民眾或世人遺忘了,但是,試想如果今天自身、親人或同胞,受到外患威脅時,所採取的是什麼樣的態度呢?是逃避面對、互相出賣,還是──選擇故意遺忘呢?

 
【日本在台灣地區的犯行備忘錄】

    1871.11.8-1874.5.22 牡丹社事件(日軍從車城灣登陸,首次侵犯台灣,牡丹社酋長阿祿古父子身亡,佔領後焚燒村屋)。
    1895.7.10 新竹第一次北埔抗日事件(台灣民主國義軍於新竹城兵敗,將領姜紹祖自殺)。
    1895.7.22 桃園大嵙崁至三角湧大燒殺(連燒3天,40000人街市、1500棟房屋焚於大火,6000-20000多人死傷)。
    1895.8.8-9 竹南尖筆山之役(200名台灣民主國兵士戰死)。
    1895.8.14 苗栗大屠殺(苗栗陷落,無數客籍居民遭到日軍殺害)。
    1895.8.29 彰化八卦山之役(台中保衛戰,客家民軍領袖吳湯興,和浙江人黑旗軍吳彭年等人陣亡,6000人以上罹難)。
    1895.9.2-1898 嘉義大莆林三次大屠村(嘉義大林之役,日軍姦殺簡氏婦女、屠村滅口,以鐵釘固定脊椎,活剝人皮,6560人罹難)。
    1895.10.10 嘉義義竹鄉慘案(能久親王經義竹鄉仁里村林投巷,遭樹上勇士砍傷,49位義軍殉難,全村焚燬)。
    1895.10.11 台南鹽水東門事件(鹽水鎮東門城朝琴路,18位烈士慘遭殺害,葬於鹽水鎮忠義公廟)。
    1895.10.12-14 嘉義東石漁港蚵殼城之役(部份日軍約100人由東石港登陸,侯西庚率領義民軍應戰,死傷遍野)。
    1895.10.13-17 台南新營鐵線橋之役(郭黃池、柯文祥二營義軍死難29陣,日軍怒殺無辜良民500餘人,村落悉被焚毀)。
    1895.10.18-19 台南北門王爺頭(蚵寮)攻防戰(日軍攻陷王爺頭李翊安炮兵陣地,義軍仍堅守不退,300餘人壯烈犧牲)。
    1895.10.19 台南麻豆庄之役(徐驤在曾文溪防衛戰中,拼搏在前,壯烈殉國)。
    1895.10.20 台南佳里蕭壟大屠殺(台南北門雙春、北門北桄榔、官田渡仔頭庄、學甲竹篙山之役,林崑岡殉國,4000-20000人罹難)。
    1895.10-1900.3.29 台北金包里簡大獅抗日事件(金包里之役,簡大獅被清廷出賣從廈門遣返,慘遭日人殺害,全族被滅)。
    1895.11.26 屏東長治鄉火燒客家村(屏東六堆、佳冬大屠殺,日軍砲轟大總理邱鳳揚六堆義軍,放火燒村300餘戶,約250人罹難)。
    1896.1.12 宜蘭平原大燒殺(日軍橫掃宜蘭平原,焚燬民房10000餘戶,4831餘人罹難)。
    1896.6.16-23 雲林大屠殺事件(雲林斗六、大坪頂、鐵國山柯鐵虎之役,雲林慘遭日軍大燒殺,焚毀村莊56處,6000-30000人罹難)。
    1896.7.13 彰化鹿港老街大燒殺(日軍為報復義軍反抗,焚民屋500餘家,並趁亂掠奪民產,2000人以上罹難)。
    1896.12 高雄橋頭鄉筆秀村慘案(男18歲以上,於村郊天后宮,慘遭酷刑、滅屍,80人被害)。
    1896.12-1914.8.13 太魯閣抗日事件(理蕃討伐大屠殺、五年理蕃計畫,日人為開採樟腦與山林,發動侵略戰爭,2000-5000人罹難)。
    1897.11 台北縣坪林湖桶屠村慘案(日警據報湖桶村藏匿抗日份子,適逢廟會食客眾多,遭日軍圍殺3天,屍首共埋13溝)。
    1898.8 高雄岡山盧石頭(典寶溪)抗日事件(為救李少開義軍,盧石頭300多勇士戰死梓官典寶溪河中)。
    1898.11.9 台南白河埤斗仔廣濟宮與廟後大屠殺(鐵莊屠殺事件,屠殺全村男丁,使枋仔林成寡婦村,無法稽考族譜,238人罹難)。
    1898.11.25-12.27 高雄岡山阿公店大屠殺(日人兩次「討伐」在阿公店最為殘暴,以清庄、焦土的方式,2000-11000人罹難)。
    1898-1903.7.9 五年全台軍事大掃蕩(含歸順典禮大屠殺、紅白花大屠殺事件,甜言誘殺歸順義軍,15211-16946人以上罹難)。
    1901.11.23-1903.3 嘉義縣朴子市樸仔腳事件(台南哆囉嘓社白河「店仔口」陳向義為討回人犯,阮振、林添丁及黃國鎮等多人遇害)。
    1902.5.30-6.4 恒春大屠殺(後壁林慘案、林少貓抗日事件,日軍以禮簿名冊作根據,進行斬草大屠殺,3376人以上罹難)。
    1907.11.14 新竹第二次北埔抗日事件(賽夏族大益社頭目趙明政,將革命領袖蔡清琳殺死,近300人被害)。
    1912.3.23 南投林圯埔(竹山)起義事件(劉乾領導的竹林抗日事件:日人非法強佔山林,御用台灣士紳言論偏向日方,多人遇害)。
    1912.12-1914.3 苗栗事件(羅福星至台灣成立同盟會支部:陳阿榮、張火爐、賴來、李阿齊的台南關廟「關帝廟起義」,多人被絞殺)。
    1914.5.7 台南六甲羅臭頭起義事件(100餘人被捕,多人遇害。但亦有羅獅、李松等人逃出,投入西來庵事件中江定手下)。
    1915.5.23-1916.9.13 台南玉井西來庵大屠殺(日人追剿余清芳餘黨,採「清庄」方式,全庄的人被殺光,6000-10000人罹難)。
    1929.2.12 全臺農民組合二一二事件(台灣農民組合白色恐怖事件,300多處59人被逮捕)。
    1930.10.27-1945.8.15 霧社抗日事件(日方強力鎮壓,莫那魯道率賽德克族慘烈抗暴,不惜挑撥族人自相殘殺與誘殺,1036人被屠殺)。
    1934.9-1936.10.10 台中大甲眾友會蔡淑悔叛亂案(“國術”叛亂與白色恐怖,受審期間均被酷刑,427人被檢舉,多數死獄中或殘廢)。
    1937.11 宜蘭礦工暴動案大屠殺(抗戰徵收「人頭稅」,宜蘭700餘名煤礦工人,集體暴動)。
    1939.3.13 高雄嘩變事件(千餘壯丁,不甘心做炮灰,600多人被屠殺)。
    1940.5.27 瑞芳白色恐怖事件(亦稱五二七思想事件:瑞芳李建興被誣建立抗日軍隊,10000多人被捕,300多人死獄中)。
    1940-1945.8.15 日據晚期白色恐怖間諜事件(高雄州特高事件、東港事件,對南台灣社會精英大肆拘捕及刑求,200人以上罹難)。
    1942-1943 南洋遠征自殺隊(高砂義勇隊,超過3000人戰死)。
    1943 台灣民族主義青年團慘案(台南朴子公學教師,計劃響應中國攻台時反抗日本,株連近100人)。
    1944.7.26-1945.7.20 宜蘭蘇澳間諜案件(南方澳間諜冤枉事件,美軍潛艇與漁民不期而遇,日方特務殺害700-1000多名漁夫)。
    1945.4.5 金門抗日事件(王精英抗日情報工作,被日本憲兵拘捕)。~不可勝數!
 
    (❦❧ 在此謹向,遭受百年苦難的中華兒女,他們抵禦外侮、奉獻生命、不屈不撓,獻上崇高的敬意!)
 
── 佛曆 2558.9.12 ──

2015年9月5日 星期六

❦❧ 日本人怎樣看 ☞ 機會主義的台灣人?

❦❧ 日本人怎樣看 ☞ 機會主義的台灣人?
 
【老台灣人──硬頸政治信仰】

    曾任毛澤東日語翻譯的台中人林麗韞,1999年返鄉時,與堅定支持李登輝路線的堂哥蔡焜燦與其他親人聚餐,重享兒時的歡樂。這樣的故事發生在大時代許多台灣精英的家族中,在政治分歧中散發著人性的溫情。

    1972年東京與北京建交,同時與台北斷交,林麗韞等中共對日單位中的台灣人,擔任毛澤東、周恩來等與田中角榮會面的日語翻譯。同一時候,台南人林金莖在中華民國駐日大使館內經歷了被迫屈辱斷交的過程。

    林金莖後來擔任蔣中正總統、宋美齡女士、蔣經國總統等人的日語翻譯。斷交時的駐日大使是曾由日本軍校畢業的彭孟緝,雖然動用了大量的公私關係,卻無力挽回大局,最後大使館被迫降下國旗,林金莖回憶:
    「全體大使館職員都泣不成聲,我的心裡也充滿了不甘與悲傷,淚流不止」。

    至於林麗韞這一邊,對於毛澤東、周恩來、田中角榮、大平正芳等人的一言一行,都有詳實的回憶,本田先生把兩邊的口述,加上日方已公開的外交談話紀錄,寫成外交祕辛,揭露了許多外交之謎。

    中共對日單位中,台灣人占了大半。1949年後,左翼思想席捲全球。日本的華僑界亦不能免,加上受到二二八事件的衝擊,台灣人對國民黨政府普遍失望,並寄望於新興的中共。

    林麗韞、郭平坦以及陳舜臣的妹妹陳妙琳等人,分別前往中國大陸,總計有4000多人,另一方面,二二八事件前後參加中共的台灣人,吳克泰、周青、蔡子民、葉紀東等人,則在中共建政前夕前往大陸。

    1950年代後,兩批源流的台灣人進入中共政府對日單位,擔任日語口譯、日語廣播員、日文雜誌編輯,以及進入大陸外交部工作。台灣人政治上的分裂反映了國共內戰的大時代,無論站在國民黨或是共產黨這邊的台灣人,都表現出政治信仰的硬骨頭,至死不渝!


 
【媚日者──低估日本人智慧】

    儘管如此,兩位蔣總統過世後,台灣的情況變得複雜,不少台灣人開始肯定日本的殖民統治。本田寫道,每次林金莖先生都穿著西裝、打領帶來迎接他,說:
    「我可能沒有多少日子了,我的人生幾乎有半世紀投入對日外交,我抱著像寫遺書給日本朋友的心情,來接受你的專訪」。

    面對羞辱蔣中正總統的現象,林金莖感嘆說:
    「因為有蔣總統的時代,才有今天的台灣,我無意靠著扭曲自己的記憶,來迎合這樣短暫一時的潮流…今天辱罵蔣總統的人當中,有許多人當時大力頌揚蔣總統呢,甚至到連我們都看不下去的程度!」

    林金莖又說:
    「有些台灣人,
    老是把『日本統治非常卓越,戰後的國民黨統治不行』掛在嘴上,
    他們也許想用這類發言討日本人歡心。
    但是,如果讓生長於日本殖民時代的我來說一句話,只是一味的否定戰後、而認為戰前什麼都好的話,
    結果等於是自己承認『台灣人是呆子,只是個無能的民族,當然會被異民族統治』。
    在我看來,就算是日本人,其實內心也看不起這群人吧!」

    如今林金莖已過世快12年了,這段話令人不勝唏噓!

    一般日本人聽到台灣人的媚日言論或許會感到高興,但也有一些日本知識分子冷眼看待,認為那只是純粹的機會主義,媚日者其實低估了日本人的智慧。

    本田提到15年前《讀賣新聞》一位同業說:
    「假如哪一天日本真的沒落時,韓國雖略帶喜悅但會主動表達幫忙,台灣反而悄悄地遠離日本,在大陸呵護下甚至假裝不認識。」

    ~資料來源:日本旅台作家本田善彥《台灣人的牽絆─搖擺在台灣、大陸與日本間的三顆心》

 
    ── 佛曆 2558.9.2 ──

2015年9月4日 星期五

日蓮教與創價學會 Nichiren and the Soka Gakkai Society

    【了解日蓮教與創價學會的歷史】

    要了解日蓮宗乃至創價學會,有三個名詞必須先分清楚:日蓮宗、日蓮正宗、創價學會,這三個是不一樣的。另外還有一個政黨~~公明黨,是屬於創價學會的政黨。

    日蓮宗創立者是日蓮(1222-1282),他自稱自己是「末法本佛」,是末法眾生的唯一依靠,並創立了「御本尊」,做為日蓮宗獨有的法。

    日蓮在32歲創立日蓮宗。不久,因為日本連年災難,他就上書天皇,指責其他的佛教教派都是錯誤的佛教,而災難是由於人民信奉了這些錯誤的佛教所導致;要消除災難,就必須清除災難的元凶(其他錯誤的佛教)。因此而被充軍到伊豆。

    1217年,日本發生大旱,政府請真言宗僧人祈雨,日蓮又去挑戰,說如果祈雨失敗,真言宗就必須承認他們是錯誤的佛教。結果真的祈雨失敗,但對方向政府告狀,日蓮又被捕了,這次是直接處斬。但據稱在行刑時,日蓮受到諸天加護而免於死難。從此日蓮聲稱他已不再是以前的日蓮(脫了凡夫身),而為「末法本佛」。

    日蓮宗的最主要教義,是三大秘法:本尊、題目、戒壇。

    本尊是御本尊,分人本尊和法本尊。人本尊就是指日蓮,稱為末法的御本尊;法本尊就是一個牌位,也一樣稱為御本尊。而法本尊即是人本尊的代表,兩者無二。

    題目就是《妙法蓮華經》的經題,分信和行。信是要相信御本尊是題目的根本,行是對著御本尊唱誦題目。

    戒壇出家眾受戒的場所,這個戒壇是屬於日蓮宗獨立的戒壇。

    日蓮正宗創立者是日蓮的弟子日興,在日蓮死後,他率領他的支持離開日蓮宗的身延山,另建大石寺做為總本山道場,稱為日蓮宗日興門流,並以日蓮嫡傳自居。這一派到1912年才改名日蓮正宗。

    佛教所立的三寶,佛是指釋迦牟尼佛及十方三世一切諸佛,法是指經律論三藏,僧是指出家五眾。而日蓮正宗所立的三寶,佛是指日蓮,法是御本尊,僧是日興。

    此外,日蓮正宗是一個排他性極強的宗派,對於除了自己之外的其他佛教宗派,都一概採排斥態度。

    創價學會創立者是牧口常三郎,創立於1930年。這是一個在家眾的組織,有別於日蓮宗、日蓮正宗的出家眾組織。但牧口常三郎是日蓮正宗的信徒,創價學會也是以宗教(日蓮正宗)為中心思想的社會教育組織。

    但在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日本政府把日本原有的信仰神道教定為國教,要全國各宗教都禮拜國家神道的牌位。日蓮正宗接受了,但創價學會不接受,從此創價學會與日蓮正宗決裂。但牧口常三郎也因此而被日本政府逮捕入獄,1951年死於獄中。

    第二任會長為戶田城聖。1955年,創價學會進入政壇。盡管此舉違背了日本憲法(日本憲法明定政教分離),但創價學會以理事長小泉隆為首的地方議員參選者,仍在全日本各地取得了53席的席次。隔年1956年,又在參議院當選三席,進入中央議會。同年,創價學會會長戶田,發表了《王佛冥合論》,明白揭示了政教合一的企圖。1962年,創價學會成立了政治黨派「公明黨」。1965年,當時的會長池田大作聲明:「創價學會和公明黨是同體異名的團體」。

    創價學會和日蓮正宗的關係,盡管二戰時為了對神道教的接受問題而發生衝突,但日蓮正宗仍舊一直想把創價學會做為他們的下屬機構;而創價學會雖然也一直盡心護持日蓮正宗本山,但並不接受做為下屬機構的身份。到1991年,日蓮正宗再也無法忍受,就有所謂「破門」的動作,要求創價學會的成員離開學會,否則開除教籍。從此兩者正式分道揚鑣。

    但創價學會的宗教思想、信仰、教義等,和日蓮宗或日蓮正宗並無二致。只是他們認為自己才是真正照著日蓮的精神在做,而認為日蓮正宗是變質的(比如接受神道教牌位)。

    不管從哪一方面看,日蓮宗系統的這些教派,都跟佛教不一樣。雖然表面上也引用佛經,也有出家眾,但根本教義上,跟佛教差得很遠。

    以下引用聖嚴法師對日蓮正宗的評論:「該宗以日蓮為教祖,否定印度釋迦牟尼佛的地位,說什麼釋迦是化佛,日蓮是本佛;釋迦佛已涅槃,乃是過去的佛,日蓮才是本來佛,現在化世,而且永久化世。其雖以高唱『南無妙法蓮華經』的經題為專修法門,對於共有二十八品的《法華經》卻只取其中的第二〈方便品〉及第十六〈如來壽量品〉,可謂斷章取義;而卻又排斥佛教的其他經論及所有的各宗各派。故有日本學者將日蓮的宗教狂熱及其排斥異己的行為,比作基督教的耶穌,其信仰的方式,與其說是佛教,毋寧說是神道教的亞流。其乃是日本民族化了的神道教,如一定要說與佛教有關,也可將之歸類為『附佛法的外道』,絕對不是淵源自印度的正統佛教。」
    ~資料來源:草堂書屋 2009-12-29

    ── 佛曆 2558.9.1 ──

2015年9月3日 星期四

南京大屠殺和慰安婦 Nanjing massacre and comfort women


【莫忘歷史 ☞ 南京大屠殺和慰安婦】

    (❦❧ 前車之鑑、後事之師 ☞ 佛教徒應該正視歷史,而不是逃避歷史。雖然,佛教徒不主張仇恨、以暴制暴、以眼還眼;但是,面對歷史可以避免以後的錯誤、懊悔,和更多的遺憾,是對自己命運、過去和未來,負起責任的一種表現!換言之,誰不肯面對歷史,誰就是沒有出息的民族!)

    大尉宮本:“這是個沒有出息的民族,五千年的歷史,對他們來說沒有什麼用;只有建立大東亞共榮圈才有希望。”

    這個大尉宮本所犯的強姦罪很多。為了保證日本“皇軍”身體和生命安全,日本政府還組織和支持這樣的一種集體強姦方式,即強迫中國婦女做日軍的慰安婦……在軍郵信件中,宮本還向吉川資炫耀了他在南京強姦中國慰安婦的感受:

    吉川資君:……

    慰安營是用木板搭的簡易房子,離下關煤炭港不遠;裡面關押著近300名慰安婦,毫無疑問,她們是這次勝利的戰利品,也是在當地徵集的女人。

    我們到達時,她們已經全部被強暴得溫順了,如同一群貓臥在地板上,守著炭火,一絲不掛,也不收費,只是等待著我們上去。有的餓得一點力氣也沒有了,也許是怕她們跑還是怕她們掙扎,每個士兵都發了一個飯糰子,說是捎給你干的女人,這是她們全天的口糧。女人們見到飯糰子,紅了眼,奪過去就吃,全然不顧我們在她們身上幹什麼。

    我們得到了中國的首都,也得到了首都的女人;“這是個沒有出息的民族,五千年的歷史,對他們來說沒有什麼用;只有建立大東亞共榮圈才有希望。”

    在我們接受慰安時,外面響了一陣槍聲;後來聽說是有人來劫奪這些慰安婦,結果被全部打死。待我們集合等待離去時,又有80多名當地女人被押進來,填補有些體力不支的慰安婦位置。

    今天寫到這裡,長官說中國很快就要投降了,這樣,明年三四月就能返回本土了,也能和你在一起了。

    宮本

    昭和十二年十二月十六日/南京


 

    發信者這樣津津有味地炫耀著,相信收信者在另一地也在不斷地分享著、羨慕著他們的強姦生活。

    日本人民有沒有戰爭責任呢?我們慢慢看下去吧!當時,在戰火快要燒及日本本土時,東京一位年過六旬的老人因兩個兒子都在前線「玉碎」,便在街上自焚身亡,死前一邊啕號大哭,一邊高呼:「大東亞聖戰勝利了!大日本帝國萬歲!」這個老人竟絲毫也不對給他家帶來巨大災難的日本帝國主義表示憤恨,卻依然擁護他的國家的侵略戰爭,認為失去兩個兒子是值得的、光榮的,但另一方面,由於人之常情,他又為兩個兒子感到悲痛,更因為對他國家的前途感到極度的失望,所以臨死前那麼啕號高呼。他心裡說不定還有另一種意圖,即妄圖用他的死來激勵其他日本人,使他們更加奮勇地去戰鬥,同時還不死心,還希望他的國家取得最後勝利。

    1945年8月15日,天皇裕仁宣佈投降後,東京的居民千百戶人家來到二重橋外,家家戶戶的老小跪伏在地,面對皇宮,叩頭遙拜,痛哭不已。有的人在激憤中剖腹自殺,還有的竟全家老小三輩共同自刎,以死報國。東京青山通有的全家臥軌自殺。橫濱一所小學聽到天皇投降詔書後,校長便帶領一群小學生集體投海自盡了。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呢?因為他們狂熱地、堅決地擁護的侵略戰爭已失敗了,他們絕望了,憤怒了,才做出了這一幕幕其他國家無法比及的事來。但是,對於這些事,中國人卻輕描淡寫地說那是少數現象,大多數日本人是歡迎日本投降的。我只能同意這句話的前半句,而不同意後半句。不錯,相對來說,那些事是少數,但卻具有典型意義,那些事正說明了日本是整個民族(包括日本人民)都對日本投降感到絕望和憤怒的。不是這樣嗎?難道要日本所有小學的校長和學生都投海自盡了,日本所有的人都自殺了,才能證明日本人民是擁護日本的侵略戰爭的嗎?日本那些令人驚駭的事很顯然是日本人民擁護戰爭的典型表現,是屬於日本整個民族方面的,而不是屬於只代表「少數」部分人的那方面的。

    我們再來看看日本軍隊。說到日本軍隊,中國人自然都會表示強烈的憤怒。日軍在中國燒殺淫掠,無惡不做,他們好鬥成性,瘋狂野蠻,殘忍無情。只要看看這些士兵(從日本人民中來的人),那麼,再要把日本人民說成是善良的、反對戰爭的,只怕是難於令人信服的。1932年9月16日中午,200多名日本守備隊和憲兵隊將平項山村子團團包圍,將全村3000多名男女老少逼趕到平頂山下的一塊草地上,用六挺機關鎗對他們進行了瘋狂的掃射。人群一排排倒下去,一霎時血肉橫飛。一陣槍殺之後,那些殺人惡魔唯恐不能斬盡殺絕,又讓漢奸用中國話喊:「鬼子走了,跑哇!」倒在血泊中沒有被打死的人聞聲一動,機槍又響起來。接著,日軍又檢查屍堆,發現尚活著的人就用刺刀扎、戰刀砍、手槍打。一名日軍用刺刀挑開一個孕婦的肚子,扎出了嬰兒,挑在槍尖上取樂。看看日軍是何等的野蠻惡毒,居然「檢查屍堆」,居然挑開「孕婦的肚子,扎出了嬰兒,挑在槍尖上取樂」。如果日本人民真的是「善良的」,那麼他們的子女在戰場上是不會表現如此殘忍的。再看南京大屠殺,這場大屠殺奪去了三十萬無辜中國人的生命,更為可恨的是,在這場大屠殺中,每天至少有1000名婦女慘遭**、輪姦和姦殺。在這場無恥至極的污行中,連老人和少女也不能逃脫它的魔掌。據南京敵人罪行委員會調查:「……凡被日軍所遇見之婦女同胞,不論為高齡老女或少女幼女,幾均不獲免……據主持難民區國際人士之粗略統計,當時本市遭受此種凌辱之婦女不下8萬之多,且**之後,更施以剖乳、刺腹種種酷刑,必置之死地而後快。」一位當時從南京逃出來的女同胞說:「當敵人初來的時候,只要看見婦女就拉,不管老少,更不問白天和夜間,因此,上自五六十歲,下至八九歲的女同胞,只要被敵人碰到無一倖免。」1937年12月26日,一個11歲的幼女在金陵大學院內被日軍輪姦致死。目擊者說,她的兩腿之間腫裂並沾滿血污,死後的樣子慘極了。另又據一位目擊者說,日軍對中國婦女:「有時用刺刀將奶子割下來,露出慘白的肋骨;有時用刺刀戳穿下部,摔在路旁,讓她慘痛呼號;有時用木棍、蘆管、蘿蔔塞入下部,橫被搗死,日寇則在旁拍手大笑。」(本段事跡均引自《為什麼日本不認賬》)日本人的罪行罄竹難書,本段所引只是其中萬一而已。

    在此,我想問問中國人:「如果日本人民是善良的,為什麼日軍又如此殘忍野蠻?難道是『善良的』日本人進部隊後被教育成這個樣子麼?」恐怕不是這樣。日本部隊恐怕還沒有這樣大的能力,在驀然間就能將如此之多的「善良的」日本人變成一群群惡魔。那麼只能是日本人在進部隊前(換句話說在民間時)就是一個個惡魔,在進入部隊後才會如此無恥、野蠻、凶殘。正如美國著名女人類學家本尼迪克特在其名著《菊與刀》中所說:「據說徵集兵一旦接受了軍隊教育,往往變成另外一個人,變成『真正黷武的國家主義者』。但是這種變化並不是因為他們接受了極權主義國家理論的教育,也不是由於被灌輸了忠於天皇的思想……在日本家庭生活中,受日本式教養並對『自身』極其敏感的青年,一旦陷入這種環境,極易變成野蠻……這回就使他們自身變成精於折磨別人的人。」我們說日本人民是善良的,又有什麼說服力呢?

    一個參加過南京大屠殺的日本兵宮本在1937年12月16日寫給家人的信中說:「我們得到了中國的首都,也得到了首都的女人;這是個沒有出息的民族,五千年的歷史,對他們來說沒有什麼用;只有建立大東亞共榮圈才有希望。」看到這句話,那些認為「日本人民善良、友好」的中國人是否還得為他辯護,說他只是到部隊後才變成一個蔑視中國,讚揚「聖戰」的人?

    最後,我們來看看日本人民是怎樣歡慶勝利的。珍珠港事件後,日本舉國上下熱烈地進行了慶祝活動。東京、大阪、橫濱、京都和奈良2002等地連續三天三夜慶祝。人們奔走相告,交相讚頌,全國沉浸在一片歡慶的海洋之中。在皇居二重橋外參拜的人群如山如海,絡繹不絕。男人們手舉膏藥旗高呼:「天皇陛下萬歲!」甚至婦女也身著盛裝,前來祝賀,向皇宮深深鞠躬。這是一幅日本人民擁護日本侵略戰爭的絕好畫照。

    在二次大戰末,美國有一個人的話很生動地說明了日本人民是擁護日本的侵略戰爭的。這個人名叫埃德溫·萊頓,是一位畢生從事日本人心理學研究的教授。當時,美國要給日本投放原子彈,但此時的美國海軍上將尼米茲卻很是疑惑,因為在他看來,投放原子彈是非常不道德的,但是,如果不投原子彈,又難於使具有濃厚武士道精神和大和民族精神的日本人投降,因而,他便去問埃德溫·萊頓教授。這位教授說:「將軍閣下,在當今的日本,只有天皇有權使日本人停止戰爭,但即使對他來說,停戰也不是輕而易舉的事。如果他讓日本所有的婦女都剪去頭髮,或者叫國民們倒立起來,用手走路,他們都將照辦不誤。甚至如果他命令所有的男人都割去睪丸,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會從命。但是命令軍隊放下武器,卻又是另一回事。」於是,尼米茲打消了猶豫,決定投原子彈。這位教授的話說明,日本天皇的權威是極大的,但即使他仍難以讓日本人投降。可見日本人是擁護戰爭的。自然,日本人民也是擁護戰爭的。(後來的事證明了這位教授的話:裕仁宣佈投降前,遭到激烈反對)

 


    二戰時逃到美國的德國著名作家艾米爾·路德維希在其著作《德國人:一個雙重歷史的國家》中談及二戰時說:「……但是所有這些陳述,都沒有涉及德國人民應當負什麼罪責。」「但是在國內深入一步追究這場世界大戰的罪責,就會直接指向德國人民。德國人民多年來以默許的態度對待這場罪惡,現在要想說成是無所事事的旁觀者,或無辜者,這是徒勞的。」類似地,日本人民也不是「無所事事的旁觀者」,或「無辜者」。日本人民不是默許地,而是積極地擁護並積極地參與了日本對中國和對世界的侵略。而中國人卻硬要把日本人民說成是善良的、反對戰爭的,並且是無罪的,這只能欺騙那些用屁股思考問題的人。

    日本侵略中國的七十餘年中所犯下的罪行,磬竹難書。他們割占中國土地,勒索戰爭賠款,奴役中國人民,搶劫財產,燒燬房屋;姦淫婦女,上至老婦,下至幼女,無一倖免;割去婦女的乳房,用刺刀插入婦女的陰戶,挖出孕婦的胎兒;刑訊中國革命志士,槍斃無辜;對中國人進行集體活埋,或挖眼,割鼻,活體解剖……無所不用其極,給中國造成無比深重的災難和恥辱。對此,中國人卻認為只是一小撮日本的統治階級的罪責而已。這又怎能令人信服?日本從天皇到平民,從官兵到工農,從良女到軍妓,從老人到小孩,從知識分子到文盲……無一不在支持著日本的侵略戰爭;在侵略中國的七十餘年中,日本工人和農民生產出武器和糧食送給日本軍隊,並且其自身也成了日本官兵的主要來源,而這些官兵又是屠殺中國人民的直接執行者,日本人民的戰爭罪責無可推卸。

 

    (❦❧ 莫忘國恥 ☞ 前車之鑑、後事之師,如果,我們再遺忘歷史,不就像那日本兵所說的:“這是個沒有出息的民族,五千年的歷史,對他們來說沒有什麼用;只有建立大東亞共榮圈才有希望。”嗎?)

    ~資料來源:新加坡聯合早報網中日關係論壇

 
    ── 佛曆 2558.9.2 ──

2015年9月2日 星期三

❦❧ 重要時事 ☞ 這像篤信佛教的日本人嗎?

❦❧ 重要時事 ☞ 這像篤信佛教的日本人嗎?



【新大東亞共榮圈──
日右翼舉萬字旗遊行“紀念希特勒誕辰125週年”】

    據韓國《朝鮮日報》2014年4月21日報導,日本右翼分子2014-04-20日在集會上主張:
    “為了紀念過去的大東亞共榮圈並懲罰對此不知感謝的韓國和中國,應重新建立大東亞共榮圈”。
    遊行過程中出現了萬字旗、被塗鴉破壞的太極旗,還在韓國總統朴槿惠和日軍慰安婦少女相片上寫著“乞丐、賣淫女”。日本警察以集會已經申報為由,在遊行隊伍前面開路。
    日本另一個納粹擁護團體當天舉行了紀念希特勒誕辰的宴會。曾擔任右翼團體“維新政黨-新風”副代表的瀨戶弘幸最近主張:
    “讚美希特勒有什麼問題?現在還有人相信他大量屠殺猶太人嗎?南京大屠殺和日軍慰安婦問題一樣都是捏造的。”


 
【侵華日軍,為何瘋狂強姦中國婦女?】

    自1931年發動“七七事變”以來,侵入其他國家的日本軍隊很快變成了一台瘋狂發洩獸慾的機器,尤其是他們在1938年12月實施南京大屠殺期間,根據當時一些外籍駐華人士的計算,日軍自侵入南京後,每天至少有1000名中國婦女遭到強姦或輪姦。
    日本政府和軍部,很清楚怎樣利用日本人的這一自我“補償”、自我療傷的心理來麻醉士兵,鼓勵日本士兵去“犧牲”,同時轉移並發洩士兵為天皇、為國家充當炮灰的不滿。
    正直的日本學者千田夏光在他的《從軍慰安婦》一書中對於日本政府和戰地軍官縱容士兵實施強姦的心理作了精闢的分析: “人們常說日本文化是集團社會的模式,的確日本兵在性侵犯方面,在一系列的強姦、輪姦的犯罪過程中,都體現出了一種集體精神。”


 
    【環球網綜合報導】

    據日本《日刊現代》雜誌8月20日報導,日本公民黨的支持母體創價學會內部中對安保法案的反對意見日益高漲,公明黨議員左右為難。
    (❦❧ 佛子解析:公明黨為何沒能阻止安倍呢?
日本公明黨議員真的左右為難嗎?明推暗就。)

 
    【集體自衛權解禁 7月15日】

    《日經新聞》、《日本時報》、《美聯社》綜合報導,周三(15),日本眾議院和平法制特別委員會在經過116個小時的激辯後,通過了新安保法,擴大了日本自衛隊的角色,引發反對派大力撻伐,民眾也在眾議院外抗議。
    新安保法在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主導下,重新詮釋了日本二戰後的憲法。
    憲法中原本僅允許日本為了自我防衛出兵,不過,新安保法解禁了集體自衛權,未來就算日本國土沒有受到直接攻擊,仍可以出兵增援受威脅的盟友。


 
    【台灣的李登輝也來湊一腳?他是日本人嗎?】

    東京電視台7月23日獨家報導,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上午前往台灣前總統李登輝下榻飯店會談,指親李的自民黨議員及李登輝本人對該台記者親口證實,李登輝稍晚在日本外國特派員協會表示,「關於這件事,我什麼都不能講。」
    但是,李登輝在演講中強調,台日應該維持良好關係並加強交流,互相協助。他同時盛讚安倍力推的「安倍經濟學」及「安保法案」,他強調,日本歷代首相都沒有安倍的魄力,對於安倍對亞洲和世界和平做出的貢獻,他予以高度的評價。
    有香港記者提問指出,安倍的安保法案在日本國內並不受支持,也無法獲得日本國民的理解,李前總統此行是否是受安倍政府的邀請,到日本為安倍政府說好話的?……李登輝兩度強調不是!


 
    【日本新聞網8月31日消息】

    針對昨日百萬人參與反安保法案和安倍首相的集會遊行,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在上午的記者會上,指責在野黨和媒體煽動民意。並表示不會改變在國會通過安保法案的決意。
❦❧ 銘記歷史,勿忘國恥,提醒熱愛和平的國人,
以史為鑑,發奮圖強,莫讓悲劇重演!)
 
── 佛曆 2558.9.1 ──

2015年9月1日 星期二

❦❧ 曾經是同胞 ☞ 同情與那國島的居民

【請看這張圖,是不是有大東亞共榮圈的影子?】



除了釣魚台列嶼(距基隆市約190公里),
距離台灣僅110公里之遙的與那國島,
什麼時候變成日本人的?
怎樣不見台灣媒體報導呢?

更重要的事,日本準備在與那國島駐軍;
而與那國島的居民,遠離日本,更心向台灣!

這是民生、國防、外交的大問題,
為什麼台灣人不去關心呢?
(❦❧ 曾經是同胞 ☞ 同情與那國島的居民)

── 佛曆 2558.8.3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