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5日 星期五

中華先祖「奧爾梅克」的史前文明 Olmec

☪ 中華先祖「奧爾梅克」的史前文明 ~❤ Olmec


    中國殷商消失的軍隊,神秘現身中美洲!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OWx_HJJFQ&index=42&list=PLGKyot-CxNKSVSsl7HSy_iHvy7HOetE4w)

    奧爾梅克──墨西哥的古印第安人有「甲古文」,證明馬雅源自中國?

卍        卍        卍

    在美洲的古物中發現中國文字則早已見慣不驚了。古代美洲留下的石刻書法,與中國的甲骨文及金文極為相近,有些字的寫法簡直與中國甲骨文一模一樣。因此北達科他州有關機構根據這些「書寫的岩石」,曾向世界宣告:「中國人曾一度訪問過北達科他。」

    1955年美國考古學家發現了16尊紅色雕像,和6塊玉圭。有中國學者讀出,上頭寫的是殷商曆代王族的的名號,研判應該是殷商的祖先牌位。

奧爾梅克 - 16尊紅色雕像(殷商的祖先牌位)

    其中15尊雕像是黑色的,呈同心圓狀排列,都面向一尊紅色雕像,此人背後擺了六根玉圭,上頭隱約可見刻有符號或文字。中國學者王大有,宋寶忠,王雙有最先釋讀出其中有殷商先王先公等名號。

    一塊玉圭上刻著:俎女戍繭翟伯(肉祭有戍氏長女簡狄);一塊玉圭上刻著:(火)農妣辛(火祭神農裔高辛氏帝嚳);一塊玉圭上有契,相土,王亥等名。可以說,這些雕像與玉圭是殷商王族的祖先牌位。

    大陸中國科學院,歷史研究所副研究員陳漢平說:「這批字如果出土於中國,肯定是會被視為先秦時代的古文字或符號……啊!我可以看出這一根寫的是『君主建山川』──統治者和首領們建立了王國的基礎!」陳漢平驚呼出來。另一根玉圭上則隱約刻的是「十二世系」。

    這會是指盤庚遷殷,直到紂王被周所滅的商代十二位帝王嗎?它真會是逃亡到新世界的殷商遺民的祭祀品?

卍        卍        卍

    在3000年前,中美洲有一個古老文明奧爾梅克(Olmec),他們最有特色的,就是這巨石人頭像。據了解,奧爾梅克是在西元前1200年崛起,時間大概就是武王伐紂,殷商結束統治的年代。

    殷商末年(大約西元前1066年周武王十一年),殷朝大軍正在山東打仗,並取得了勝利,舉國上下沉浸於歡慶之中,沒有防備周軍從背後奇襲殷都朝歌,殷商的軍隊倉促應戰,結果全軍覆沒,國破家亡。

    時間回溯到公元前1046年,周武王破朝歌后不久,自朝歌出發,負責東征的殷軍統帥「攸侯喜」,率10萬東征主力軍和林方、虎方等各部及涕竹筍,涕竹舟造船部共25萬人,突然在山東一帶消失了,史稱「殷史千古疑案」。

    現在很多考古結果都指出,「攸侯喜」很可能帶領他的軍隊和族人,飄洋過海到了中美洲,建立起包含奧爾梅克在內的馬雅文明。根據已經出土的奧爾梅克銅器、玉器,上面的文字和中國古代「甲古文」十分相似;經過中國的古文專家鑒識後,肯定得指出,那就是先秦的古文或符號。

    「攸侯喜」和「摩且王」(又稱摩虎王)將25萬殷商軍民分作25個部族,每族都由貴族率領,跟隨「攸侯喜」東渡,經日本列島,到千島群島,再經堪察加半島,到北太平洋的阿留申群島(天之浮橋島),直達阿拉斯加。再一路南下。3000年前如此大規模的海陸部落遷徙,一路上經歷千難萬險,其困難可想而知。「攸侯喜」和「摩且王」所率主力到達今墨西哥一帶,在那兒建立日出國。

卍        卍        卍

    移居他鄉3000多年以來,至今,中美洲的印地安人殷福布族居民,仍然記得自己是殷人的後裔,自己的祖先來自中國。他們時刻懷念中土,把故事代代相傳。

    殷福布族居民世世代代流傳著關於自己故國家園的傳說與回憶。自稱華夏後裔的殷福布族,不說自己是漢人或是唐人,單說自己是殷人,因為「我們是世代相傳的殷人後裔……是三千年前由天國乘涕竹舟經天之浮橋島(白令海峽)到這裡的」。

    幾千年前的那一天,殷人移民該是多麼的悲壯,成千上萬的人從中國沿海的某個地方出發,經歷了無窮無盡的災難,終於到達那不知名的遠方。

    《HOSI王歌》顯然敘述一次驚心動魄的海上大遷徙:「二十五族為兄弟,跟著HOSI過天之浮橋島,途中艱險不能忘,分發麥黍眾相親,兄弟莫將兄弟辱,天國再建冬復春……。」

奧爾梅克 - 天之浮橋島

    ❦❧ 白令海峽位於亞洲大陸的東北端,另一端就是美洲的西北端。現在的白令海峽的平均寬度65公里,最窄處只有35公里,其間有2個小島,兩個小島相距只有4公里。白令海峽很淺,平均深度42米,最深處也只有52米。由地質學的研究得知,在遠古的一段時間,海平面比現代低100多米。也就是說白令海峽露出了海面,形成一座陸橋,成為連接亞、美兩洲的天然通道。 ❦❧

卍        卍        卍

    這個地區在墨西哥地圖上標誌著4萬年來的開拓史,今譯作「奇瓦瓦」,但從前墨西哥給清府政的外交文書均譯作「中華華」(CHIHUAHUA)。

    1909年時清府政因墨西哥革命中,諸多華僑被殺而去索賠時,殷福布族(1NFUBU)就自稱是殷人後代,曾要求清廷駐墨西哥特使歐陽庚(1858-1941)保護他們。此案的檔案尚存於台灣外交部檔案保管處。

    每天早晨起床後,殷福布族家人之間互相問候的第一句話,便是「殷地安(YINDIAN)。」他們日常吃飯時,在進餐之前,又互相說:「殷地安」。晚上睡覺之前亦是如此。尤其是在大家分別很久,又重新見面時,更是必須先問候:「殷地安。」

    在樸素而又簡短的「殷地安」一詞的問候中,包含著他們對萬里之外祖國的懷念與祝福,並且以此來告誡自己的子子孫孫,莫忘自己是來自華夏的殷人後裔。這是一種古老的民族心理和民族凝聚力的突出體現,使他們以世代的傳說與口碑時刻牢記著自己的母國。

♡~~~~~~~~~~~~~~

    ☀ 《大般涅槃經》佛陀說:(國不衰法──慎終追遠)


    其時,尊者阿難,立於世尊之後,為世尊搧扇。於此,世尊言尊者阿難曰:
    「➊ 阿難!汝曾聞跋耆人常集會、多集會耶?」
    「世尊!我聞跋耆人常集會、多集會。」
    「然,阿難!跋耆人常集會、多集會之期間,可預期跋耆人之興盛,應無衰亡。」

    ➋ 「阿難!汝曾聞跋耆人之團結會集、合同共起,為跋耆人所應為之要事耶?」
    「世尊!我聞跋耆人團結會集、合同共起,為跋耆人所應為之要事。」
    「然,阿難!只要跋耆人團結會集、合同共起,為跋耆人所應為要事,則應預期跋耆人之興盛而非衰亡。」

    ➌ 「阿難!汝曾聞跋耆人未制立之國法,不輕易制立,已制立者,不輕易廢棄,尊崇實踐往昔跋耆人所制立之國法耶?」
    「世尊!我聞跋耆人未制立之國法,不輕易制立,已制立者,不輕易廢棄,尊崇實踐往昔跋耆人所制立之國法。」
    「然,阿難!只要跋耆人未制立之國法,不輕易制立,已制立者,不輕易廢棄,尊崇實踐往昔跋耆人所制立國法,則應預期跋耆人之興盛而非衰亡。」

    ➍ 「阿難!汝曾聞跋耆人尊敬、尊崇、供養跋耆人之跋耆大老,而應聽聞彼等之訓言耶?」
    「世尊!我聞跋耆人尊敬、尊崇、供養跋耆人之跋耆大老,而且應聽聞彼等之訓言。」
    「然,阿難!只要跋耆人尊敬、尊崇、供養彼跋耆人之跋耆大老,而且聽聞彼等訓言,阿難!則應預期跋耆人之興盛而非衰亡。」

    ➎ 「阿難!汝曾聞跋耆人無以暴力捉出、拘禁跋耆宗族之婦女、童女耶?」
    「世尊!我聞跋耆人無以暴力捉出、拘禁跋耆宗族之婦女、童女。」
    「然,阿難!只要跋耆人無以暴力捉出、拘禁跋耆宗族之婦女、童女,阿難!則應預期跋耆人之興盛而非衰亡。」

    ➏ 「阿難!汝曾聞跋耆人尊敬、尊崇、奉持城內外、跋耆人之跋耆塔廟,而且不廢以前之施與、以前所為適法之祭祀耶?」
    「世尊!我聞跋耆人尊敬、尊崇、奉持城內外、跋耆人之跋耆塔廟,而且不廢以前之施與、以前所為適法之祭祀。」
    「然,阿難!只要跋耆人尊敬、尊崇、奉持城內外、跋耆人之跋耆塔廟,而且不廢以前之施與、以前所為適法祭祀,阿難!則應預期跋耆人之興盛而非衰亡。」

    ➐ 「阿難!汝曾聞跋耆人對阿羅漢,善俱正當之保護、守護、護持耶?使得未來此領內之阿羅漢能來;已來此領內之阿羅漢能安樂而住耶?」
    「世尊!我聞跋耆人對阿羅漢,善俱正當之保護、守護、護持,使得未來此領內之阿羅漢能來,已來此領內之阿羅漢能安樂而住。」
    「然,阿難!只要跋耆人對阿羅漢,善俱正當保護、守護、護持使得未來此領內之阿羅漢能來,己來此領內之阿羅漢能安樂而住,則應預期跋耆人之興盛而非衰亡。」

~《長部經典‧大品‧Mahāparinibbānasutta 大般涅槃經》(DN 16, 134)

── 佛曆 2559.11.24(四)佛子整理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