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9日 星期一

認清助魔 About stockholm syndrome

☪ 認清魔王的領域:助魔、名聞利養、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
About stockholm syndrome




    ✩ 依「法」不依「人」不要把幻想當作修行──認清助魔、名聞利養、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 什麼是「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呢?(Stockholm syndrome)
    人能被馴養,這個詞真可怕!當人們想活命時,是最容易受騙的!反映了人性:屈服於暴虐的弱點。

    ⚡ 什麼是「助魔」呢? ~☠
    也就是說:(中層幹部)為虎作倀、助紂為虐的意思。

    【助紂為虐】幫助暴君作惡(Help a tyrant to do evil)
    紂是商朝的最後一個王,據傳是暴君。比喻幫助壞人幹壞事。

    劉邦進入咸陽城後,見宮殿巍峨,珍寶無數,美女成群,就想留在宮中享受一番。
    當時的武將樊噲勸他不要因小失大,可是他不聽,張良又勸他說,我們這所以能夠來到咸陽,主要是因為秦國殘暴無道。
    我們應該替天行道,消滅殘餘勢力,改變秦朝的奢侈和淫樂,實行艱苦樸素來號召天下,現在您才佔領了秦國,就要享受秦王所享受的快樂,這是「助紂為虐」的行為。劉邦認為張良的話有道理,於是撤出咸陽,把軍隊駐紮在霸上。
    這裡所說的「紂」是指商紂,商紂是殷紂王,有名的暴君,用來比喻幫助壞人做壞事。

    卍        卍        卍

    【為虎作倀】比喻身受其害,卻又幫助惡人作惡(To help a villain do evil)
    傳說被老虎吃掉的人,死後變作「倀」(chang),倀會死心塌地地為老虎奔走效勞。

    有個叫馬拯的讀書人,愛好遊歷山水。這一天,他來到五嶽之一的南嶽衡山。衡山風景秀麗,馬拯忘情山水,在松林間閒逛,不知不覺到了黃昏,看來這個晚上他是走不出去了。
    馬拯正著急,忽然看到前面大樹上搭著一個窩棚,上面一個獵人正朝他示意。馬拯一低頭,看見原來就在前面不遠是獵人設的一個陷阱,馬拯嚇了一跳說:「好險!」
    獵人從樹上跳下來,問道:「你是什麼人?怎麼天黑了還在林子裡閒逛?」
    馬拯把自己貪戀山水而忘了時間的事說給獵人聽了。獵人說:「這裡老虎很多,十分危險,你一個人不要再走了,就在我這裡過一夜吧。」獵人邊說,邊走到陷阱邊,架好捕虎用的機關,然後帶馬拯登上大樹的窩棚。馬拯一個勁道謝。

    半夜裡,馬拯從睡夢中醒來,忽聽得樹下嘰嘰喳喳有許多人在講話,聲音越來越近。馬拯警覺起來,藉著月光,看見前面走來一大群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總共怕有幾十人。這些人走到馬拯和獵人棲身的大樹近旁時,忽然走在前面的那人發現了陷阱,十分生氣地叫起來:「你們看!是誰在這裡暗設了機關陷阱,想謀害我們大王!真是太可惡了!是誰竟敢如此大膽!」說著,和另外兩個人一起將獵人設在陷阱上的機關給拆卸下來,然後才前呼後擁互相招呼著走過去了。
    待這夥人走後,馬拯趕緊叫醒獵人,把剛才的一幕告訴了獵人。獵人說:「那些傢伙叫做倀,他們原本都是被老虎吃掉的人,可是他們變作倀鬼後,反而死心塌地為老虎服務,晚間老虎出來之前,他們便替老虎開路。」馬拯聽後明白了,他對獵人說:「那他們剛才所說的大王一定是老虎了。老虎可能不多久就要來了,你趕快再去把機關架好。」
    獵人敏捷地從樹上下來,把陷阱上的機關重新架好,剛登上大樹,只聽一陣狂叫,一隻兇猛的老虎從山上直竄過來,一下撲到陷阱的機關上,只聽「嗖」的一聲,一支弩箭彈出,正中老虎心窩。只見老虎狂暴地跳起,大聲吼叫,叫聲直震得松林發抖,老虎掙紮了一陣,倒在地上死了。
    老虎巨大的哀叫聲,驚動了已走了很遠的倀鬼們,他們紛紛跑回來,爬在胸口還流著血的死老虎身上大哭起來,邊哭還邊傷心地哀號著:「是誰殺死了我們大王呀!是誰殺死了我們大王呀!」
    馬拯在樹上聽得明白,不由得大發雷霆,他厲聲罵道:「你們這些倀鬼!自己是怎麼做的鬼還一點不知道,你們原本就死在老虎嘴裡,至今還執迷不悟,還為老虎痛哭!真令人氣憤!」
    這些倀鬼,自己明明被壞蛋害死,可是死後還要做壞蛋的幫凶,實是可恨。

    卍        卍        卍

    【數典忘祖】比喻忘本(To forget one's own origins)
    對於本國歷史的無知、忘掉自己本來的情況或事物的本源,出自先秦‧左丘明《左傳‧昭公十五年》:「籍父其無後乎?數典而忘其祖。」

    現在,在台灣有許多:日本浪人後裔、慰安婦(性奴隸)血統、祖上收受日本好處、及被外國媒體「洗腦」的人──
    「數典忘祖」忘記自己祖先,為日本發聲,出賣自己國家、民族利益及臺灣利益。

    今天,遇見一位「奴民」(約50多歲),自稱:要把祖宗牌位燒掉,願當日本人、殺光所有外省人……。
    這是,國家社會沈重的負擔、不定時的炸彈!(暴力會傳染、思想就是業!所以:會有業力的問題啊!)
    如此,偏激的思想和言論,讓我想到「我見」的可怕!

    這些「奴民」具有犯罪心理學上「人質情結:斯德哥爾摩綜合症」的明顯特徵!

    ※什麼樣的人會產生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據心理學者的研究,情感上會依賴他人且容易受感動的人,
    若遇到類似的狀況,很容易產生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斯德哥爾摩症候群,通常有下列幾項特徵:

    1、人質必須有真正感到綁匪(加害者)威脅到自己的存活。
    2、在遭挾持過程中,人質必須認出綁匪(加害者)可能略施小惠的舉動。
    3、除了綁匪的單一看法之外,人質必須與所有其他觀點隔離(通常得不到外界的訊息)。
    4、人質必須相信,要脫逃是不可能的。

    ※而通常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會經歷以下四大歷程※

    1、恐懼:因為突如其來的脅迫與威嚇導致現況改變。
    2、害怕:籠罩在不安的環境中,身心皆受威脅。
    3、同情:和挾持者長期相處體認到對方不得已行為,且並未受到『直接』傷害。
    4、幫助:給予挾持者無形幫助如配合,不逃脫,安撫等;或有形幫助如協助逃脫,向法官說情,一起逃亡等。

    ※不可思議的案例※

    有一個典故:二次大戰期間,納粹占領斯德哥爾摩,以極其粗暴、強硬的紀律,壓制、迫害一向自認為是「高貴白人」的北歐人民,這些高傲的北歐人,在遭受壓制的過程中,竟然有些人反過來對納粹的強硬,鐵的紀律產生好感,心甘情願和他們合作,打自己同胞的小報告,後世稱這種陰暗的心靈叫「斯德哥爾摩症」。「斯德哥爾摩症」聲名大噪是在美國某大報閥的獨生女派翠西亞,在遭「都市恐怖份子」挾持之後,後來竟然對挾持者發生欽敬之情,甚至加入組織,和這批恐怖份子一起幹起「打家劫舍」的行為來。

    從犯罪的角度來看,人性能承受的恐懼有一條脆弱的底線。當人遇上了一個徹底掌握自己生存權的殺手,人質就會漸漸把生存權付託給這個綁匪。時間拖久了,綁匪對於人質的一點善意,都會覺得讓人質覺得,是恐怖份子對他的寬容與慈悲。換言之,當人性承受的壓力越大,時間越久,壞人會逐漸變成好人,人質也會逐漸對綁匪產生了同情、認同乃至於崇拜。

    東西方的國情有異,斯德哥爾摩症「傳染」到東方後,產生了一些「變種」。東方人質落入劫持者的掌握後,對劫持者產生了更強的「心理上的依賴感」(大多數「以命相托」),然而他們的命運卻十分悲慘。

    案例一:

    1999年,中國福建省三明市發生過一起滅門慘案,一公司老總家全家遇害。案破後,警方對這家人的被害唏噓不已。案情經過是這樣的:搶匪闖進家門,宣稱只要服從,將不會傷害他們。但在捆綁家屬時,兒子與他們打了起來。女兒直叫別打了:「他們又不會傷害我們。」「他們只是要點錢財。」於是兒子停止了反抗。匪徒將他與其姐姐、保姆全部捆好,正當逼迫他們交出貴重錢物時,經理夫婦到家了,此刻時間約為晚上十點。父親一看家人被縛,沖上去以一敵三與搶匪搏鬥,因其身壯力大,加之是在拼命,搶匪一時還奈何不了他。這時兒子、女兒不斷在旁哀求父親:「爸爸,別打了,他們只是要我們一點財產,不會害我們命的,你這樣子要把大家都害死了。」父親聽女兒這麼說,遂停止了反抗,搶匪也將他捆綁起來。這時母親進了房,嚇得大叫起來,父子三人又勸她:「這幾位兄弟只是要我們一點財產,不會害我們的,別怕!」於是母親也停止了叫喊。搶匪把她也捆好並把一家人的口全部塞緊,在這之前,匪徒們因緊張都忘記了這點。接下去是逼問、拷打,匪徒得到存摺密碼及貴重物品後便將一家人(包括保姆共五口)全部殺害。

    案例二:

    1994年,三個歹徒在千島湖用獵槍、刀、斧劫持了一艘大型遊艇,將三十二個遊客(包括導遊及其他員工)全部殺害。此案的驚奇之處是遊客被騙鎖進底艙,歹徒打開船底閘門淹船時,艙內哭聲震天,遊客沖上去拼命砸鐵欄門,歹徒扔炸藥包,倒下去一批,又沖上一批……這裡有個疑問,現在被鎖住了才拼命,何不當初自由時拼命?三十多人齊往前沖,歹徒又能擊倒幾個?案後據罪犯招供,被鎖進底艙時,確實有部分遊客想反抗,但導遊和眾多「有頭腦」的遊客把他們說服了:「聽他們的」;「他們只是要財物,不會傷害我們的」。

    案例三:

    1976年,法航139次班機被恐怖分子劫持到烏干達的恩德培機場。以色列年輕婦女達維森是經歷這段地獄之旅的少數頭腦清醒者之一。據她回憶,劫持過程中,留給她強烈印象的不是恐怖分子如何兇神惡煞,如何毆打、虐待旅客,而是每當恐怖分子的頭目(達維森認為此人相當陰險狡猾)發表演說,全機艙裡一片掌聲。達維森非常討厭這些掌聲,她寫道:

    這些年來,我一直不能理解大屠殺。年復一年,我讀了關於這個問題的材料,看了這類電影,聽了那些聳人聽聞的證詞,但是我不能理解。為什麼猶太人竟那麼平靜地走進煤氣室?為什麼當他們一無所有的時候,他們還像綿羊一樣去任人宰割。我需要經歷恩德培的一場惡夢之後才能理解。現在,只是現在,我才理解。當人們想活命時,是最容易受騙的……。

    ※結論※

    1、斯德哥爾摩綜合症(Stockholm syndrome)反映了人性的弱點:人是可以被馴養的,是一種屈服於暴虐的弱點。人能被馴養,這個詞真可怕!是不是像似我們所馴養的小動物一樣呢?有時會傷害到牠們,可是一給好吃的,就屁顛屁顛地跟過來了!
    2、從見到綁匪時,就馬上確定他是一生中不共戴天的敵人。做好敢打必勝,鬥智鬥勇的心理準備,決不存在任何幻想。
    3、堅決與幻想保命型、奇怪認死型、懦弱被騙型的心理做鬥爭。
    4、堅持循安善處的原則,進行力量對比估價:敵強我弱,以鬥智為主;敵我均勢,鬥智鬥勇;我強敵弱,堅決反擊。
    5、丟棄羊的反抗,學會狼的反抗!我們反對對綁匪的依賴與同情。同時與綁匪鬥智鬥勇,最終戰勝綁匪。

    卍        卍        卍

    ✩ 魔王的領域?慎入!

    被心裡面的小偷,綁架而去的結果,就是──
    任由它們,為所欲為,盡情的宰割;
    ~成為,煩惱的奴隸!

    當被好奇、疑惑、不信……
    偷渡的時候~

    就是,來到魔王的領域,
    陷於破滅。

    ~當然,交由魔王波旬……
    嘿!嘿!嘿!
    “為所欲為”了!

    所以,心裡的「小偷」,
    ~比外面的「小偷」,還可怕!

    ♡~~~~~~~~~~~~~~

    ☀ 《漁夫經》佛陀說魔王的誘餌:
    (五妙慾──色愛、聲愛、香愛、味愛、觸愛)

    「諸比丘!恰如漁夫,將附餌之釣鉤投於深湖水,有一貪餌具眼之魚,將此嚥下。諸比丘!如是吞嚥漁夫之餌鉤之此魚,陷於不運,陷於破滅,變成漁夫之所欲。
    同此,諸比丘!如此等六種餌之於此世,乃為有情類之不運,為有情類之毀損。何者為其六種耶?

    ➊ 諸比丘!眼所識之色,是可喜、可愛、適意、悅色、誘生欲念、激情貪染;比丘若悅喜、讚美於此,對此戀著而住者,諸比丘!此比丘即是嚥下魔之釣餌,陷於不運,陷於破滅,成為波旬之所欲。
    ➋ 耳所識之聲,是可喜、可愛、適意、悅色、誘生欲念、激情貪染;比丘若悅喜、讚美於此,對此戀著而住者,諸比丘!此比丘即是嚥下魔之釣餌,陷於不運,陷於破滅,成為波旬之所欲。
    ➌ 鼻所識之香,是可喜、可愛、適意、悅色、誘生欲念、激情貪染;比丘若悅喜、讚美於此,對此戀著而住者,諸比丘!此比丘即是嚥下魔之釣餌,陷於不運,陷於破滅,成為波旬之所欲。
    ➍ 舌所識之味,是可喜、可愛、適意、悅色、誘生欲念、激情貪染;比丘若悅喜、讚美於此,對此戀著而住者,諸比丘!此比丘即是嚥下魔之釣餌,陷於不運,陷於破滅,成為波旬之所欲。
    ➎ 身所識之觸,是可喜、可愛、適意、悅色、誘生欲念、激情貪染;比丘若悅喜、讚美於此,對此戀著而住者,諸比丘!此比丘即是嚥下魔之釣餌,陷於不運,陷於破滅,成為波旬之所欲。
    ➏ 意所識之法,是可喜、可愛、適意、悅色、誘生欲念、激情貪染;比丘若悅喜、讚美於此,對此戀著而住者,諸比丘!此比丘即是嚥下魔之釣餌,陷於不運,陷於破滅,成為波旬之所欲。」

    ~《六處相應 Bāḷisikopamasutta 漁夫》(SN 35.230)


    ♡~~~~~~~~~~~~~~

    ☀ 《毘嵐風經》佛陀說:(名聞利養 ➾ 如狂風吹)

    「諸比丘!利得、供養──恭敬與名譽──讚歎,甚為可怖、激烈、粗暴、為到達無上安穩之障礙。

    諸比丘!於上空有名毘嵐之風吹。
    若烏飛趣其處,此毘嵐風則將彼鳥吹起,使腳、翼、頭、身,吹散於諸方。

    諸比丘!同此,此處有一比丘,因敗於利得、供養與名譽,心為所眩惑。
    清晨著衣、持缽、為托缽入村或街,彼不守身、不守語、不守心、不住正念,對諸根不能制御。

    彼於其處,見輕率著衣、或掩惡之女,見此輕率著衣,或掩惡之女,心為貪所襲,彼之心因為貪所襲,而捨學還俗,運衣、運缽、運床座、運清淨之家,如鳥之被毘嵐風所吹起。

    諸比丘!利得、供養──恭敬與名譽──讚歎,甚為可怖、激烈、粗暴、為到達無上安穩之障礙。

    諸比丘!然則,應如是學:
    『我應捨已生之利得、供養、名譽,於未生之利得、供養、名譽、不執於心而住。』

    諸比丘!汝等應如是學。」

    ~《利得與供養相應‧Verambhasutta 毘嵐風》(SN 17.9)


    ♡~~~~~~~~~~~~~~

    ☀ 《龜經》佛陀說:(名聞利養 ➾ 如魔魚叉)

    「諸比丘!利得、供養──恭敬與名譽──讚歎,甚為可怖、激烈、粗暴、為到達無上安穩之障礙。

    諸比丘!往昔沼中,龜,亦為其大家族之所永棲處。
    諸比丘!爾時,一龜向他龜作如是言曰:
    『愛龜!勿往彼處。』

    諸比丘!然而彼龜卻仍至其處,則被獵師以繩索所附之魚叉所射。
    諸比丘!爾時,彼龜則走近他龜。
    諸比丘!彼龜見其龜由遠處來。

    見已,對其龜作如是言曰:
    『愛龜!汝何故去至其處耶?』
    『愛龜!我至其處矣。』

    『愛龜!何故未被刺射,未被射中耶?』
    『愛龜!我未被刺射,未被射中。但然我身有繩索,乃由後方新結附者。』

    『愛龜!然確被刺,確被射中。
    愛龜!因於此獵師,汝父與祖父皆陷於禍,陷於災厄者。
    愛龜!汝今可往矣,汝今非屬我等者矣。』

    諸比丘!獵師寓意此惡魔波旬。
    諸比丘!附於繩索繫之魚叉,既意示此利得、供養與名譽。

    繫繩索意為喜貪。
    諸比丘!任何之比丘,對既生之利得、供養與名譽不捨而願望者。

    諸比丘!此比丘將為獵師附於繩索之魚叉、陷於禍、陷於災厄、達波旬之所欲。
    諸比丘!利得、供養──恭敬與名譽──讚歎,甚為可怖、激烈、粗暴、為到達無上安穩之障礙。諸比丘!汝等應如是學。」

    ~《利得與供養相應‧Kummasutta 龜》(SN 17.3)

    ── 佛曆 2559.11.24(四)佛子整理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